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mail.com
一次露水情事

2017-10-30

 剛出國時玩過很多網站,有段時期總去一個象棋論壇,小時候和爺爺學過一
陣子自我感覺不錯,當然了,在那些真正愛好者眼裡也就是知道規則的水準。有
天正在一個『問題解答』的版塊看帖子,一個級別非常高的大拿進來了。我剛打
個招呼,還沒來及表達自己對高手的敬仰之情,那邊直接敲字——『別浪費時間
了,有問題就問吧。』

  很……強悍。

  三言兩語解決完問題他就離開了,想來我這樣的人見得太多,他連基本的客
套寒暄也省了。他對我不會留下任何印象,但這個人卻激起我的好奇心。搜了搜
他以前的帖子,知道我們沒在一個國家,中間隔了個海峽,不過時差差得倒是不
多,也大概知道這人是個什麼性子。

  後來再進論壇,也會刻意找找他的身影,很快就發現他的作息規律。他來論
壇頻率不高,一周兩三次而已,各個版塊都會走一走,但大部分時間還是和人下
棋。

  我那時候沒有混論壇的經驗,從各個角度來說都是新手,而在這種專業論壇,
想要證明存在感只有一個辦法——贏棋。我遠遠沒有這個水準,卻擋不住另辟蹊
徑。找了個人多的日子發張自己還過得去的棋譜,除了真心請教以外,後面還跟
了幾張清涼的夏裝照片。這個論壇的女士寥寥,可想而知後面跟的回應,據說破
了好多年的記錄。

  我特意留心了一下,他有來看過,有贊言。

  這時候再和他說話,對我的態度就客氣很多。我趁熱打鐵請他幫忙提高下棋
水準,藉口應付不久之後論壇舉辦的挑戰賽。兩個人在棋室內只對棋,談話也僅
限於下棋。我從頭到尾規規矩矩,有了他的指導,水準也提高很快。

  比賽裡,勝了第一輪後,我主動改口叫他師傅,他沒有拒絕。這沒什麼特別
的,整個象棋論壇叫他師傅的一大堆,我只是其中之一。第二輪比較難,悄悄把
爺爺搬了出來,關鍵時刻讓他出手,於是再次過關。我水準到頭,後面根本沒機
會,不過能出這樣的成績已經很高興了。

  這個時候收到他的第一張紙條,問我是不是馬五進七時有人幫忙。

  下棋那會兒不是他平時上網的點兒,所以沒要求他陪我,而且比賽的時候我
留心過觀棋的人,裡面肯定沒有他的名字。他竟然改變作息時間,匿名來棋室悄
悄地看。我心裡很高興,不過還是很平靜地回到:怎麼這麼問?我故意用問題回
答問題,他要真想著我,就不得不這麼繼續跟我聊。甭管聊的內容,這比在眾目
睽睽的版面上交流要親密一大截。果然,來回兩三次後,他給了我私聊方式和帳
號。我們脫離論壇,從此不用湊他上線的時候才能遇見他了。

  「身邊有個高手爺爺幹嘛讓我教?」

  「你年輕、單身。」

  我還能再多加幾條理由,不過想來這兩點已經足夠。他那麼聰明的人,應該
明白我的意思。不過,我什麼回饋也沒得到。之後我們聊天還是中規中矩,只說
些關於下棋、論壇裡的人和事兒,無聊透頂,他難道沒有發現我去論壇的頻率明
顯小很多了麼。過了大概一個多月,有天他告訴我要來這邊開會,我們第一次碰
面。

  他很性感,具體描述長相太浪費時間。我跟閨蜜、堂表姐妹、女性朋友/同
學/熟人聊起男人的性感,從來沒意見統一過。但是,感覺卻是一模一樣的——
譬如見面心顫、說不出話來,而且特想身邊有面鏡子,檢查自己衣服穿的是否搭
配,妝化的是否完美;再就是卵巢爆炸、濕了內褲。最後這條有點兒誇張,不過
意思差不多。

  他開會的城市離我不遠,但那天早上我有課,而且他也要趕飛機去另外一個
城市繼續參加會議,不能留很長時間。我們只是見面吃飯在城裡走了走,隨即互
道再見。整個過程,他不過在餐廳入座時扶了扶我的腰、離開前給我一個禮貌擁
抱而已,心裡那點兒虛榮多少讓我有些失望。那是我第一次見網友,分外用心不
說,我可是精心打扮過的,可他的態度,太曖昧了。當然,表面上我還是裝著若
無其事、沒所謂的樣子。

  不過,見面後兩人關係明顯親密很多,話題也聊得更開,而且發展很快。大
家會說一些更私人、更家庭的瑣事,他也開始調戲挑逗,漸漸升級到紅果果的性
趣愛好。後來想想,估計第一次見面,他的目的不過是試探而已。就好像亞馬遜
買書,都先看看楔子再決定買不買一樣。哎,這比喻太差勁了。

  「沒有個男人在身邊,你的生理問題怎麼解決?」

  哈,他在釣魚。

  「這不是問題,我的振動棒品質超好,而且還有很多其他稀罕功能,譬如坦
誠直白不玩心眼,也不會說保重再見、需要的時候永遠都在身邊。」

  怎麼比,嗯?

  「就是得常換電池而已。」光看字就能想像他的不屑和譏笑。

  「我的寶貝兒可是高級貨,不用電池,充電就好。這麼長時間,服務周到,
從沒掉過鏈子。」

  我這是要逼他跳崖的節奏。

  就這麼又過了倆星期,我正逛街,沒頭沒腦收到他一條短信,上面只有個數
字。不知為什麼,立刻就反應過來是飛機時刻,上網查了查果真是飛機從他的城
市飛過來的降落時間。呼之則來揮之則去麼?哪有這種玩法兒,我不是人見人愛、
花見花開,可也不至於讓他這麼隨便使喚。我非常氣憤和惱怒,心裡把他罵了個
狗血淋頭,可擋不住還是換了衣服化了妝,漂漂亮亮出門,准點兒在接機口站好。

  我找了個角落位置,跟自己說這樣悄無聲息臨陣脫逃更容易些,好像我真會
這麼做似的。

  他出來後,立刻左右張望,看見我後只是咧嘴無聲的笑,很得意那種。上了
計程車,司機問去哪兒。他扭頭看看我,並不說話,給我機會做最後決定。我對
他的憤怒在看到他後沒一點兒好轉,正確、明智的做法應該是把他撂到一個酒店,
然後轉身再見。

  我報了家門地址。

  回到公寓後,他打開箱子將禮物送給我。態度也仍然彬彬有禮,氣氛很是友
好和舒適、而不是以為會有的緊張和熱烈,我甚至有些錯覺這究竟是不是那個和
我在網上說黃段子的男人。兩人好像沒事兒做似的,大家開始下棋,我絞盡腦汁
疲于應付,他卻一點沒客氣,一邊走盲棋一邊參觀我公寓,漫不經心結束戰鬥。

  「認輸吧!你這道行,在我手上怎麼都是輸。」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只在說我的下棋水準,然而傲慢的態度讓我的刻薄勁兒湧
上來。「知道麼,我、我的家人都畫畫,有幾個畫得還挺好,所以,咱倆沒戲。」

  他頓了頓,「怎麼發現的?」

  「哈,我還不會寫名字的時候,就已經會調色了,上次吃飯就看出來了」
我知道不該嘲笑他是色盲,只不過那時被他逼得太狠,一門心思只想搓搓他的傲
氣和自尊,哪裡會想合適不合適。

  「惱羞成怒?拿這個說事兒,有點兒不擇手段啊!」

  「誰讓你有個小心眼兒,下棋也不說讓讓我。打擊人,誰不會啊!」

  他湊到跟前:「我向你保證,我渾身上下沒一個地方小。」

  隨即抓住我的頭髮,在我還來不及弄清楚狀況之前,他已經傾身親吻。他非
常會親吻,起初我還有些僵硬,很快就放鬆下來。他也感覺到了,原本箍緊我的
一隻手移到我的臉捧住了我,緩緩地、徹底地引誘我張開雙唇迎接他。充滿了暗
示,或者說根本就是在利用舌頭和雙唇在操我。

  他不是生手,無論吻還是之後的撫摸、都來的不疾不徐,很快一件一件衣服
被剝落,然後被他抱到床上。他仍然在親吻,手指加入進來。結果就是,他一件
衣服還沒脫,就已經讓我高潮了。

  之後他仍然固執地按照他的意願和方式繼續,當他完全褪去衣褲、兩人真正
肌膚相親時,感覺非常震撼。現在想想,如果和他的肌膚之親真留下什麼回憶,
就是那一刻與他四肢纏繞、赤裸相擁、彼此在身體上摩挲的平滑細緻。當時整個
人被他撩撥得渾身滾燙,感覺好像要燃燒了似的。整個週末我們一直膩在一起,
餓了就要外賣。兩個人再出門時,都已經是他拿著行李離開說再見了。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喜歡他沒錯,兩人很契合也沒錯。說起來為了引起
他的注意也是花了心思,但兩地相隔,並沒有很強烈的心願非要在一起。之後他
仍然和我聯繫著,但我們的關係漸漸淡了下來,然後徹底消失。剛才去那個象棋
論壇瞅瞅,我的帳號已經忘了密碼,而他還在那裡。

  僅此而已。

               (本章完結)

     ***   ***   ***   ***   ***

***********************************

  我,是个喜欢自由,喜欢冒险的人。

  我年轻时,便独自到国外留学,从那时开始,我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我毕业后,便在当地的大公司找到了工作,除了因为国外公司较好的待遇,
更重要的,还是我喜欢一个人呆在异国他乡的感觉,一切都很新鲜,一切都很刺
激,好像永远都不会厌倦似的,虽然偶而会涌起孤独感,这时候,就需要来一段
热烈而短暂的露水姻缘,过后我就会重新充满力量,然后继续一个人的生活……

  我不喜欢认真地谈长时间的感情,我觉得这样做,既很容易破坏了对方的憧
憬,又很可能,会让自己留下不愉快的回忆。很久已前,我还未出国留学时,曾
经谈过一次远距离的恋爱,那是第一次,也是我人生至今,仅有的一次,我主动
追求而来的缘分……

  这段关系的一开始,是女方在我的一段心情低落的期间,适时地私讯送上关
心,这也许是她无心之举,又或者是她对周遭的每个人都如此,但总之让我记在
了心里,很久很久,即使这段关系结束了的现在……

  也许是因为我有副还不错的皮囊,再加上我有些好动,时常运动健身,饮食
方面也算是蛮注重的,所以身边总是不缺女性朋友们,明里或暗里的关注、示好
吧?『她』也承认过自己在传出私讯之前,一直有偷偷关注着我的动态讯息,她
说我的样子很性感,笑起来像阳光般灿烂,给人特别温暖的感觉……

  因为不缺女人缘,我总可以不太困难地找到,那些愿意与我展开一段短暂激
情的女伴。有些友人觉得我是在玩弄女人,但我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因为这是原
则性的问题,对待每个当下的女伴,我都是投入真情的。

  我珍惜每一段短暂的缘分,我希望彼此留下的是美好的,值得回味的记忆,
因此我注重对方的感受,更甚于自己的感受,而对方的欢愉,则带给我更高的享
受。做爱时,我喜欢先好好地爱抚女伴,带给她们欢愉,让她们在我的唇舌及手
中获得高潮。

  每当我这么做时,就会想起曾经在罗马的Borghese_ Galler
y所参观过的──意大利艺术家Gian_ Lorenzo_ Bernini的
雕塑作品《The_ Rape_ of_ Proserpina》。

  这个作品让我很是印象深刻,它蕴含了深刻的情感,且充满浓烈的视觉张力。

  《The_ Rape_ of_ Proserpina》这个作品所描述的,
是希腊神话里头,冥界之神Pluto爱上了凡人女子Proserpina,
但Proserpina的母亲对女儿的看管非常严密,于是Pluto趁着某
一天,Proserpina的母亲不注意时,偷偷要将Proserpina
带离凡间的故事。

  《The_ Rape_ of_ Proserpina》所刻划的,是故事中
最有情感张力的一幕,一神一人皆是赤身裸体,Proserpina带着绝望
的眼神,死命地想要挣扎出Pluto的怀中,但高大壮硕的Pluto,却是
揽腰抱臀地将她抬起,双手紧抓不放,十指都陷入了Proserpina丰腴
柔软、光洁似玉的肌肤里头。

  《The_ Rape_ of_ Proserpina》是少有的,能让我感
受到情感共鸣的雕刻作品,因为当我面对床头一边的女伴时,她们就像是我手中
的一尊极美的雕像,我就像是位雕刻师般雕塑着她们的身心,我又像是《The
_ Rape_ of_ Proserpina》中的冥神Pluto,自己也成为
了作品的一部分,与她们的肉体交缠、心灵相触,这是种让我沉迷其中、难以自
拔的美感……

  工作几年后,公司因为人事调整,法国空出一个主管职缺,我很幸运的被咨
询了调任意愿,我稍微打听了解了一下状况,很爽快地答应调任。虽然天下没有
平白无故的好事,新的岗位难免有新的挑战,还要搬到法国去,但这对我在这间
公司里,是克服资历、快速升迁的难得机会,毕竟我们公司不是新兴产业的公司,
虽然说是能力为重,但还是有点讲究资历的,况且我的性格从来不回避挑战……

  我有一个长久伴随自己的兴趣──象棋。

  我是个喜欢思考的人,自从小时候,从长辈那里学会象棋以后,我便乐此不
疲,大大小小的业余赛事也参加了不少,在业余圈子里头,大概算得上是功力不
俗了。出国之后,没什么机会与人当面对弈,便只能流连于象棋论坛,也因此见
证了论坛由微末至兴盛的过程,勉强也能算是个论坛元老,所以有时也会到『问
题解答』帮忙解答一些提问,或是跟后进下下指导棋,省得被网友闲话说是摆老
不干事……

  某一天,我上了论坛,发现有一个帖子被关注的很凶,点进去才知道,原来
是因为养眼的清凉照在吸人气,我不尽又是好笑又是感叹,这女的还挺会的嘛!

  毕竟象棋论坛的女人,况且还是这样颇有姿色的,那可是比大熊猫还珍稀呀!
我身为一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男士,自然不免俗地留了几句赞言,凑了
个热闹。

  后来,这个女的找我交流了几次,然后说想参加论坛举办的挑战赛,请我帮
忙提高水平,于是我就找时间陪她多下了几盘指导棋,她很聪明,棋力提升的蛮
快的。第一轮比赛我没有观战,事后她跟我说她赢了,还开始改叫我师傅,我觉
得她挺可爱的,没有多说什么。

  第二轮比赛,我在她对战时,匿名关注了全程,虽然她赢了,但我发现有一
步关键的『马五进七』,显得太过老辣了,不太符合她的棋力跟棋风。于是我传
了封讯息问她『马五进七』那步是不是有人帮忙,她回说:「怎么这么问?」

  之后我们来会又聊了好几次,才知道原来她有个象棋功力挺厉害的爷爷,我
们私下东聊西聊了一通,我们对话不再那么拘束,感觉她有在无形中刻意拉近距
离,我隐隐觉得她可能对我有好感吧?我想反正我们也挺聊得来的,于是就把平
时的联络方式留给了她。

  私下联络时,我故意问她:「身边有个高手爷爷干嘛让我教?」

  「你年轻、单身。」明显感觉就是话中有话,我觉得她还挺大胆的,不过我
并不介意,反而觉得她挺可爱的,而且她的声音满好听的,有种让人听到声音会
心痒痒,想要马上见到本人的感觉,不过我按下了内心的悸动,回了几个笑语,
将话题带了开……

  一个多月后,我刚好要到英国开会,我便想到了她正好在那里念书,这段时
间我们俩还保持着联络,但都没有进一步的拉近距离,我猜她应该有些不耐烦了
吧?正好藉此见个面吧!于是我们约好了在飞抵英国后一起吃个饭……

  初次的见面没有令我失望,感觉她特意打扮过,比照片上看起来更美些,举
止仪态很是文静得体,但却由内而外,散发着活跃的气息,感觉她很雀跃似的,
可能是为了期待已久的碰面而喜悦吧?我虽然没她那么夸张,但其实也很为这次,
算是美好的碰面而感到开心……

  我们彼此称赞了对方一番,我刻意绅士地扶着她的腰入座,然后用餐间闲聊
了好一会,这次面对面的交谈,比起先前跨越海峡的对话亲密了许多,话题变得
开放许多,甚至涉及隐私,反正我们用中文交谈,周遭的人大概也听不懂,或许
她们早把我们当成是伴侣了吧?

  我们越聊越辛辣,甚至谈及彼此的性趣爱好,我看她这么直接,毫不掩饰亲
近之意,于是故意问她:「没有个男人在身边,你的生理问题怎么解决?」

  「这不是问题,我的振动棒质量超好,而且还有很多其他稀罕功能,譬如坦
诚直白不玩心眼,也不会说保重再见、需要的时候永远都在身边。」她的回答很
可爱,有种女子故作豪爽的感觉。

  她的话中之语,我自然也是听得明白的,于是看着她笑了笑说:「就是得常
换电池而已。」

  她听了立刻反驳:「我的宝贝儿可是高级货,不用电池,充电就好。这么长
时间,服务周到,从没掉过链子。」

  我这次笑得更开了,回敬了她几个腥膻的笑语,把尴尬的话题带过……吃完
饭后,我们又到附近晃了晃,我们才互相道别,离别前我绅士地给了她一个礼貌
的拥抱,轻轻记下了她身上的香水味,感受着彼此的留恋之意,但我知道还不是
时候,强忍着不舍招了出租车……

  两周后,又是要到英国开会,我想应该是时候了,但我想把主动权交到她手
上,这是我一贯的方式,让骰子来决定缘分,我故意只传了航班落地的时间数字,
如果她也是有心人,应该就会察觉到吧?毕竟她在我印象中是那么聪慧的女孩子
……

  进了候机楼,我赶紧带着行李,怀着迷底即将揭晓的心情,赶到接机大厅。

  尽管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但对于珍视每一段露水情缘的我来说,每一次都
如同第一次,让我感到雀越与期待,或许偶有失望,但大多都是惊喜。果然,我
看到了站在另一头的她,我真的很幸运,我给了她一个微笑……

  我们彼此没有多说么,径直到了外头上了出租车,当司机问我们要到哪时,
我转头望着她,将决定权交给她,气氛僵了会,终于,她在司机不耐烦前,报出
了地址……到了目的地,是一栋公寓,这就是她的住处吧?进了屋内,我将行李
安放至角落,然后取出事先准备的礼物交给她……

  我始终维持着礼貌,以免让她觉得我太过着急轻浮,我还邀请她先下一盘棋,
我想这能够缓和我们之间的尴尬,将我们之间的距离再次拉近……在落子间隔的
时间里,我惬意地在屋内四处闲晃浏览着,棋局终盘时,我的局面仍是大大占优,
尽管我知道,我们彼此的心根本都不在棋盘上……

  「认输吧!你这道行,在我手上怎么都是输……」我刻意语带双关,用轻挑
的语气刺激她,我是故意要惹她生气的,我觉得,让女人适时、适度地闹点小脾
气,其实是种男女之间不错的情趣。

  她果然回呛:「知道么,我、我的家人都画画,有几个画得还挺好,所以,
咱俩没戏!」

  我顿了会,才明白过来,她是在拿我『色盲』的事反酸我。我心想她还真是
观察入微,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过她呢!虽然我并不在乎,但为了不让场面尴
尬,我还是反问她:「怎么发现的?」

  她用看起来很是得意的模样,对我说:「哈!我还不会写名字的时候,就已
经会调色了,上次吃饭就看出来了!」

  看她那副模样,我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又再反酸她一句「恼羞成怒?拿这个
说事儿,有点儿不择手段啊!」

  「谁让你有个小心眼儿,下棋也不说让让我。打击人,谁不会啊!」她这次
回话,带着娇恼委屈的语调,既像是在闹脾气,又像是在撒娇一般,模样很是惹
人怜爱,求爱的感觉很是强烈……

  我赶紧凑上前去,离得她近近的,低头轻声对她说:「我向你保证,我浑身
上下没一个地方小……」

  然后我就抓着她的头发,俯身朝她的双唇吻了上去,那瞬间,她的肢体有些
僵硬,但她并未抗拒,而是用自己的唇舌,以略显生疏的方式响应着我。我收回
箍在她脑后的手,用双手捧着她的脸蛋,用拇指轻轻拨开她的双唇,让我们的唇
舌能够交缠得更深。

  我们贪恋地索取着对方的唾液,好像我们正在在用嘴巴性交一般,随着她的
唇舌不断被我侵略,我的下体兴奋地勃起,我想她的下体应该也泛滥到不行了吧?

  接着,我一边与她激情地舌吻,一边解开她身上的衣物,我很注意自己的动
作,尽量地不疾不徐、优雅柔缓,现在的她,就像是我手中的即将成形的裸女雕
像一般,我投注了所有的心神,分外地细心呵护她……

  接着,我将已经浑身赤裸的她,揽腰抱至床上,继续地亲吻,并用双手爱抚
着她的身体。我先轻轻捏了捏她的耳朵及耳垂,惹得她一阵娇哼,伸出娇手想遮
挡住我的抚弄。我的双手径直穿透过,她那欲拒还迎、若有似无的防线,抚过她
湿滑的面颊,划过她的脖颈,摸索着她性感的锁骨,然后攀上了她的双峰。

  她的双手重重按着我的手背,但并未再有动作,只是任由我的双手,缓缓揉
捏着她有些硬挺的乳房,直至乳房变得柔软,才又搓揉起两颗挺立的乳头,弄得
她的十指紧紧捏住我的双腕,被堵住的小嘴里,不住发出闷哼声。

  很快,我又转而抚至她的腰背处,来回感受那儿的光滑,渐渐又至小腹。当
我抚摸小腹时,她曲起膝盖,侧过身,将双腿夹得紧紧的。不知道是因为小腹太
敏感,还是近在咫尺的下体,已经感受到侵略迫近的关系,我故意将双手挪往她
的翘臀,揉捏了臀肉几下,便滑入股沟深处,探至菊穴口,逼得她只能用大腿,
将我的手臂压住。

  我无视她娇软的抵御,将手抽出转而抚摸她的大腿,再趁着她双腿渐开之时,
探入她那早已湿腻不堪的下体,这时她不住轻抖,我想她应该是高潮到了,我不
禁感叹,真是敏感的身体呀!这样的她真美……

  这时,我才开始脱下自己的衣裤,倚着她炽热的娇体,我想她的下体,应该
已经空虚得不得了吧?她用有些惊叹的目光瞧着我的身体,这让身为男人的我,
自然是小有得意,我当然也不能让她失望了。

  我将自己的粗热硬挺,填入了她的湿暖空虚之中,我们四肢缠绕、赤裸相拥,
彼此摩挲着对方身上每一寸肌肤。下体缓缓地摆动,由浅,至深;由慢,至快;

  由轻柔,至粗野,我们像是要融化了彼此,深心彻底地交融在了一块……

  整个周末,我们就像是热恋中的男女,完全腻在了一起,不断地做爱,饿了
就叫外卖,再到要踏出门时,已经是我将要离开,和她说再见的时候了。我知道,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见面了,虽然不舍,虽然很喜欢她,彼此也很合得来,但我
还未准备好,迎接两人生活的心里准备。

  况且相隔两地的情景,便令我不由自主联想到了『她』,这就让更加不愿意
破坏这份美好的记忆。之后我们仍然维持着联系,只是彼此的关系,随着时间渐
渐地被冲淡了,直至彻底寂静消逝……

  我在也没遇上,像她这么特别的女伴了。不知到从什么时候开始,称呼一个
人『很特别』,竟成是对那个人的『贬抑』之语。但我想,她的那种『特别』,
不但是『褒扬』之语,还是上天给予她的恩赐吧……

  往后,每当我再登入象棋论坛时,都会再联想起她,回味起那份美好、真挚
的记忆,并为她默默送上祝福,这么美好的女孩子,值得拥有一份美好的幸福,
但愿……

口味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